风物辽宁
风物辽宁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大观园 >风物辽宁
十万雄师进东北 横扫残敌入沈阳
作者(摘自):里蓉 发表于2008年9月24日《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24

 

 

    上回说到日本投降降书传到东北,伪满洲国先垮台,溥仪被捕送往西伯利亚关押。此后,驻东北各地关东军陆续投降。与此同时,朱德总司令也下发了全面反攻命令,由此拉开了我军十万雄师进东北的序幕……。

苏军兵临沈阳  日军缴械投降

1945

曾克林是进军东北的先锋官

苏联出兵东北后,朱德总司令连续发布七道命令,命令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人民武装向日伪军展开全面反攻。奉朱总司令命令,驻守冀东地区的我八路军冀热辽军区第十六军分区约 4000 名官兵,在司令员曾克林的率领下,于1945 8 月 25 日从抚宁出发,迅速向锦州、沈阳方向进发。第十六军分区部队在曾克林率领下,一路势如破竹,先后攻占接收了山海关、绥中、兴城、锦西、锦州等市县,于9 4 日率部队向东北第一大城市——沈阳进发,9 5 日清晨,满载部队的列车驶入沈阳市郊。曾克林在回忆录中曾这样描述当时部队到达沈阳的情景:“当铁西区高耸入云的烟囱映入干部战士的眼帘时,车厢内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大家都为能首先进入东北第一大城市而欢欣鼓舞。”

曾克林率领部队抵达沈阳,使驻守沈阳的苏军感到非常意外,他们对这支迅速到来的“没有军衔的部队”充满怀疑和戒备,所以,当曾克林和他的部队要求进驻沈阳时,遭到苏军驻沈阳城防司令部卡夫通少将的坚决反对,并调动部队将曾克林部乘坐的火车包围起来,不准任何人下车。在语言不通,又被苏军误解的情况下,我军处境十分艰难,在这紧急的时刻,曾克林一面鼓励大家一定要坚持,树立“必须留下来”的信念,一面与张化东等 5 名地方干部前往苏军城防司令部交涉。他们与苏军城防司令部少将卡夫通据理力争,反复向他们阐述:“我们是中国共产党毛泽东、朱德领导的八路军,是坚持冀热辽地区抗日的部队。我们是遵照延安总部的命令,挺进东北,来配合你们共同作战,解放东北,收复失地,接管东北,维持东北秩序的” 。 “你们是苏联共产党、斯大林领导的部队;我们是中国共产党、毛泽东领导的部队,我们中苏两党的目标是一致的!”“冀热辽是我们的土地,我们长期在这里抗日,你们不要我们来,让谁来?” 曾克林真诚有力的表达,让卡夫通感到有道理,最后同意部队下车。当日傍晚 6 时半,曾克林率领部队进入沈阳。曾克林率军进入沈阳,开我军接收东北之先河,当年,刘少奇称他是抢占东北的先锋官,给予极高的评价。

风卷旌旗接管古城

    沈阳是东北最大的工业城市,沈阳人民受日本帝国主义压迫奴役也最为深重。因此,当曾克林率领部队进入沈阳市区时,沈阳沸腾了,几万群众涌上街头,夹道欢迎八路军,他们情不自禁地高呼欢迎口号,场面十分感人,人们沉浸在翻身解放的喜悦之中,也尽情表达着对人民自己军队的热爱。

    沈阳人民对八路军的热烈欢迎,开始让苏军对这支部队刮目相看,他们临时决定把曾克林部队驻地由原定的市郊就近按排在条件较好的沈阳故宫东面的小河沿。9 7 日,苏军近卫军第六坦克集团军司令克拉夫琴科上将、军事委员图马尼扬中将和各兵种军长接见并宴请了曾克林和唐凯。接着双方就接收沈阳等事宜进行了研究。经双方协商,决定成立东北人民自治军沈阳卫戍区司令部,由曾克林任司令员,唐凯任政治委员,由此,我军正式以合法身份接收沈阳。随即我军在较短时间内接管了沈阳一些重要工厂、机关、学校。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苏军还将关东军在沈阳最大的武器库交给我军看管。据曾克林后来回忆,当时,我军打开军用仓库,“拉了三天三夜”,共“拉出步枪2万支,轻重机枪1000多挺,还有156门各种口径的迫击炮、野炮和山炮。这些武器后来装备了一大批陆续到达东北的部队,在东北解放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沈阳迎来“解放区的天”

我军接收沈阳之初,沈阳当地社会秩序极为混乱,一方面敌伪残余势力在市区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另一方面,苏军出于维持社会秩序、治安等需要,直接出面组织或默许一批敌伪残余势力成立所谓“地方维持会”,造成的结果,虽然名义上苏军控制沈阳,实际上伪省长、伪市长仍在照常办公,有相当数量的关东军和伪军警宪保留着武装,他们改头换面,继续骑在人民头上,干着欺压百姓的勾当。针对这种情况,我军接管后,仅在两三天内就解除了沈阳1.5万多伪军、宪兵的武装,并在入城后第四天召开了由社会名流参加的各方代表会议,进一步阐明我军城市政策。同时,着手政权建设,经与各方广泛协商酝酿,1010,沈阳市首届人民政府正式宣告成立,市长由民主人士白希清担任,焦若愚任副市长。至此,饱偿14年亡国奴压迫之苦的沈阳人民当家做主,有了自己的民主政权。

沈阳市人民政府成立后,为更好地维护社会治安,将奉天市恢复了沈阳市名称,并将沈阳市区重新划分为11个区:城内区、浑河区合并为沈阳区;铁西、于洪、永信三区合并为铁西区;沈海、北关两区合并为北关区;东关、东陵、大东三区合并为大东区;大和区更名为和平区;敷岛区更名为北市区;朝日区更名为南市区。皇姑、北陵、大西、小西的区划和名称没有变动。每个区内都组织了数量不等的工人自卫队、市民自卫团等群众武装,成立了军警联合督察队,各区设有行政督员,共同担任市区警备任务。据不完全统计,当时铁西区就有4个工人自卫队,约3000人,初步稳定了社会秩序。

此外,鉴于工厂停工、商店停业,市场供应极度匮乏,人民生活非常困难。为解决民生问题, 11月14、15日、16日,市政府连续3天拨粮900万斤救济难民。为组织工人迅速恢复和发展生产,拨粮3000余吨救济失业工人,使一些主要工厂开始复工。为解决市民过冬取暖困难,市政府从抚顺组织调入了8000吨煤炭,“以最低市价,每吨百元分给市民”。

与此同时,市政府还组织大量人力,全力抢修被敌伪破坏的水电交通。至11月中旬,修复水楼40余座,解决了居民饮水用水问题;恢复了交通,将电车由原来的14台增加了2倍,还在沈阳市面增加了1万多辆马车,以解决运力不足问题;修复了部分损坏的电路,保障了居民日常用电。

另外,新一届沈阳市政府还十分重视教育,从各方面改善教职员生活,提高教职员待遇。如在煤炭供应紧张情况下,111市府特批,给教职员每人“发煤一吨”。1115,市府又专门召开小学教员座谈会,白希清市长亲自到会并讲话,他说:“过去教育界的压迫,比其他各界更甚,因为日本人奴役中国首先从教育着手,使中国人忘了有中国”,“现在东北解放了,我们应该有自已的教育方针:就是自由、平等、民主的方针,努力扫除一切文盲,使每个儿童全有受教育的机会。”这期间,市政府为推行国民教育,还组织成立了沈阳市联合中学,设立了各种速成训练班,等等。

总之,沈阳市政府成立后,虽然施政时间很短(至11月底便被迫撤离沈阳),但在沈阳接收后的恢复与改造过程中,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应该说,也为解放区城市接收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

中国革命历史的拐点

曾克林率军进驻接管沈阳后,国民党及欧美一些国家,纷纷制造舆论,指责和攻击前苏联政府违背《波茨坦公告》,允许中国共产党的正规军进入沈阳。另外,按照《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规定,苏军在东北解放3 个月后,也必须将主权交给国民政府。在这种情况下,苏军不断催促八路军离开沈阳。面对日益严峻的斗争形势,曾克林敏锐地感到“东北情况”重大,他果断决定亲自到延安“去找毛主席和朱总司令请示”。 9 14 日,在苏军的大力支持下,曾克林飞往延安,当他乘坐的飞机在延安东关机场着陆时,他本人并不知道,他的延安之行有多么重要。抗战胜利后,党中央迫切需要了解东北的最新情况,以决定战略方针是“向北发展,向南防御”还是“向南发展,向北防御”。9 15 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了历史上著名的“杨家岭会议”,会上,曾克林向党中央详细汇报了我军进驻接管沈阳的经过,最后,依据曾克林的“东北情况汇报”,在刘少奇同志的主持下,党中央改变了南下意图,作出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新战略决策,并迅速指示南下部队北上,从而完成了我10 万大军北上与国民党争夺东北关键性的一步,成为中国革命历史的拐点。历史已经证明,曾克林率军进驻接收沈阳,一定意义上加速了中国革命的进程,它不仅在我党我军历史上谱写了不可磨灭的篇章,也成为沈阳历史上光辉的一页!

 

 

 

 

 

8
8 日,前苏联根据雅尔塔协议,正式对日宣战,出兵东北。侵华日军在苏军的打击下,迅速土崩瓦解。8 15 日,日本天皇裕仁以广播形式,告知公众日本投降。8 18 日下午,关东军司令部向所属部队下达了投降命令。当时驻守沈阳地区的日军是关东军第三方面军,司令官为后宫淳。8 15 日,后宫淳收听了裕仁天皇关于投降诏书的广播后,知道日本的大势已去,为了减少部队的被俘人数,于 8 月 17 日在请示了关东军司令部并取得同意后,将在沈阳、辽阳、抚顺、鞍山、本溪、安东、四平、长春等处就地征集尚未补充到各部队的新兵,遣散10%,令其回家,乘机还放走了相当一部分在营军人,试图做最后的垂死挣扎。8 19 日,苏联红军长驱直入,兵临沈阳城下,一举攻占了沈阳东塔机场,继而占领了驻沈阳日本关东军第三方面军司令部。在苏军强大攻势面前,后宫淳彻底绝望,当晚命令部队放下了武器,随即, 5 万多名日军缴械投降。至此,沈阳人民摆脱日寇统治14年的魔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