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辽宁
风物辽宁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大观园 >风物辽宁
冰嬉  清代皇家的冰雪嘉年华
作者(摘自):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12-24

    冰嬉,是中国古代对冰上运动的统称。这种最早在隋唐时期东北少数民族中间广泛兴起的运动,曾得到了清朝统治者的青睐,并将其定为大清国俗,几乎每年都会举行盛大的冰嬉活动。特别是乾隆皇帝,对“冰嬉”尤为喜爱,在大力提倡冰上运动的同时,为了提高滑冰速度和翻新表演样式,他还在清军部队设立了由1600人组成的“八旗冰鞋营”专事冰上表演。为让“冰嬉”这一盛大活动能为后人所见,乾隆还多次命宫廷画家摩画“冰嬉”场景,画作现保存在故宫博物院。

    经过几百年的继承和发展,如今冰上运动已成为全民喜爱的体育和休闲娱乐项目,“滑冰车”、“打冰嘎”等活动还深受孩子们的欢迎。翻看尘封的历史档案,让我们一起走进清代统治者举办的盛大冰上运动会。

 

东北少数民族喜爱“冰嬉” 运动

    中国东北地处寒冷地区,每到冬天冰天雪地,历史上长期生活在这里的少数民族很早就发明了许多丰富多彩的冰上活动。

    据《隋书》记载,当时生活在大兴安岭地区的“室韦人”中间盛行 “骑木而行”。这种“骑木而行”的形式,就是脚踏类似于雪撬的木板在冰雪中行走,木板一般长四尺、宽五寸,一左一右,系在两脚上。这样不仅可以大大提高行进速度,而且可以防止陷入沟中,据说“骑木而行”在冰雪中疾行可以追得上奔马。到了唐代,居住在长白山以北、松花江和黑龙江流域的女真人,开始使用“竹马”在冰雪上滑行。“竹马”在冰上滑行速度快,也很省力,其方法是人站在竹片做成的“竹马”上,手握一根棍棒,用力一撑就可以向前滑行十几米。“骑木而行”、“竹马”不仅解决了雪地难行之苦,更为人们增添了冬日乐趣。

    到了宋朝,冰上运动更加兴盛,并最早出现了“冰嬉”一词。《宋史•礼制》就有“幸后苑观花,作冰嬉”的记载,可见“冰嬉”已经成为皇宫里王公大臣们经常参加的活动项目。当时,还盛行一种以人力牵拉的冰上游戏,即在木板上铺上一些垫褥之类的轻软暖和的物件,两三个人坐在上面,让一个人拉着在冰上飞快滑行,这就是最早的“冰床”,它也是“冰嬉”活动的一种独特形式。

 

努尔哈赤靠冰上行军打了胜仗

    努尔哈赤在征战兼并北方各部时,曾遇到一个名为巴尔特虎部落的强劲对手,几次兴兵攻打却都未能如愿。一次冬季努尔哈赤再次举兵,又是节节失利,冰雪之中伤亡惨重,军帐之中的努尔哈赤焦急万分,与众将士商讨对策派兵增援,可是冰天雪地中前往巴尔特虎部落的路程有700里,途中还要经过一条河,河水早已冰冻三尺,这给增援部队带来极大不便。就在危急关头有一位叫弗古列的将军自告奋勇要求带兵前去增援,努尔哈赤将信将疑批准了他的请求,其实弗古列早有准备,其所属部队每名士兵都是冰上高手。弗古列命令士兵换上冰上装备连夜出发,清晨时分,弗古列率兵神降,迅速将已经疲惫不堪的巴尔特虎部落的士兵击败,并乘势攻下了巴尔特虎部落。捷报传来,努尔哈赤大喜过望,对弗古列给予重赏,同时也开始对滑冰、滑雪等冰上运动另眼相看。

 

在太子河上举办“冰嬉”运动会

    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建立后金政权定都辽阳后,天命十年(1625)曾在太子河上举办过一次“冰嬉”运动会。

    保存于辽宁省档案馆的《满文老档》对此次盛会作出详细记载“乙丑年正月初二日,汗率众福晋、八旗诸贝勒、福晋、蒙古诸贝勒、福晋、众汉官及官员之妻,至太子河冰上,玩赏踢球之戏。”在诸王贝勒率随侍士兵玩球两场之后,努尔哈赤又与福晋们来到河面中央,开始观看冰上赛跑。此次冰上赛跑在满、蒙、汉诸王贝勒的福晋妻妾之间分3组进行:第一组为汉官妻妾36人,终点18处放置银两,一等二十两、二等十两,跑在前面的18名汉官妻妾得到相应奖银,后面的也得到了赏银三两;第二组为蒙古小台吉福晋16人,终点8处放置银二十两,获胜的蒙古福晋得到奖银,没有赢得银两的八名蒙古福晋各得赏银十两;第3组是一场满、蒙14名妇女共同参加比赛,最终两名满族福晋获胜,得到了银二十两、金一两的重奖,没得到蒙古福晋也各赏银五两、金一两。冰上赛跑难免脚下打滑,参加比赛的福晋们在冰上你追我赶,常常不慎滑倒冰上,摔倒的姿势更是千形万状,引得众人哄然大笑,气氛十分活跃。

    随后,努尔哈赤还在冰上举行盛大宴会,杀牛羊款待参加此次盛会的诸王贝勒及福晋,直至夜晚才尽兴而归。

 

乾隆将“冰嬉” 定为国俗

    清军入主中原后,“冰嬉”这项运动也随之在关内广泛流布开来,每年农历十二月清廷都会在北京西宛三海举行一年一度的冰嬉活动。特别是乾隆皇帝对“冰嬉”尤为喜爱,不仅大力提倡冰嬉运动,甚至将其与满语、骑射、摔跤一并定为“大清国俗”。同时为提高滑冰速度和翻新表演样式,还在清军部队设立了由1600人组成的“八旗冰鞋营”专事冰嬉表演。据乾隆朝刊定之《皇朝文献通考》记载“每岁十月咨取八旗及前锋统领、护军统领等处,每旗照定数各挑选善走冰者二百名,内务府预备冰鞋、行头、弓箭、毬架等项。至冬至后,驾幸瀛台等处,陈设冰嬉及较射天毬等伎。”

    一般而言,皇家举行“冰嬉”活动选在冬季“三九”的第六天,地点在北京西苑三海之内的北海漪澜堂、五龙亭或是中南海瀛台。每逢这时,偌大的北海冰面俨然变成了一个大型冰上运动场,冰场中央平行设有三座旗门,旗门的顶端高高悬起用彩穗制成的球,由一二百名八旗兵组成的射手一字排开,手持弓箭从三座旗门鱼贯穿过,形成漩涡状列队,威风凛凛,煞是好看。随着号令一响各弓箭手竞相而出,疾速滑向旗门,他们有的在速度上一争高下,有的在花式上勇于创新……当时速度滑冰分为官趟子八式,即初手式,小显荡式,大晃荡式,扁弯子式,大弯子式,大外刃式,跑冰式和背手跑冰式等;滑冰花样更是种类繁多,有单人花样滑,双人花样滑,多人叠罗汉,冰上倒立,击鼓舞刀等等。“打滑挞”也是冰嬉中必不可少的项目,其活动方式为先汲水浇池,制成高约三四丈的冰山,然后身手矫健的士兵,穿上带毛的猪皮鞋,从上面挺身直立滑下,能顺利地滑下来不摔跤者为胜。“打滑挞”不仅能够考验选手的胆量,更对身体平衡能力提出了很高要求。冰嬉比赛不但场面宏大同时还设有丰厚奖品,出色的表演者将获得皇帝的嘉奖,即便没能拿到名次的也会得到一定的恩赏,以示鼓励,“冰嬉”也成为了清代皇家冬季里的一场盛大冰雪嘉年华。

 

 “冰嬉”开始在民间流行

    到了清朝末年,随着国力的衰退和西式滑冰的引入,昔日盛极一时的皇家冰嬉活动逐渐衰落,但一些传统的冰嬉活动却逐渐在民间流行开来。特别是在沈阳冰上游戏活动最为热闹,一方面沈阳冬季寒冷有天时之利,另一方面沈阳作为满族故里,满人众多占有地利、人和。当时流行的冰上游戏有 “打冰嘎”、“滑冰车”、“跑冰鞋”、“轱辘冰”等等。

    “打冰嘎”俗称“打陀螺 ”,冬日里在冰面上常常可以看到一群小孩,手执缨鞭,抽打着底端嵌有钢珠的圆形木质冰嘎,在冰上飞快旋转,有的还在冰嘎表面画上各式花纹,旋转可形成五彩斑斓的图案,并发出嗡嗡的响声。

    “滑冰车”,约二尺长方的木板,下面钉有嵌入铁条的两根横木,双手紧握冰扦子在冰车上或坐或站,向前支撑滑行。

    “跑冰鞋”,是沈阳最早的一种滑冰运动,冰鞋木底上嵌有铁制冰刀、刀比木底短,滑行中可借助木根停止、转弯。

    “轱辘冰”是流行于满族妇女中的一种习俗。每年正月十六晚上,妇女们就会三五结伴,手执灯笼,嬉笑着来到旷野冰上,横卧于冰雪,左右翻转滚动,嘴里不住地诵唱道:“轱辘冰轱辘冰,腰不痛腿不疼”,“轱辘冰轱辘冰,身上轻一轻”,接着便在冰上互相戏闹取乐,俗称为“脱晦气”。据说“轱辘冰”不仅可以脱去晦气还能消除百病,直至民国年间《盛京时报》仍有对此报道。

    新中国成立后,“滑冰车”、“跑冰鞋”、“打冰嘎”等冰上活动仍深受百姓特别是孩子们的欢迎。生于上世纪50、60年代的辽宁人大多还对儿时冬季里或是“滑冰车”,或是“跑冰鞋”中竞相追逐、互相嬉闹的场景留有深刻的记忆。
 



隆冬时节皇家在举行冰嬉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