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辽宁
风物辽宁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大观园 >风物辽宁
清代圣旨二三事之——敕谕
作者(摘自):张虹 肖婷婷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07-31
  敕,是清代皇帝最常用的诏令文书之一,根据使用范围的不同又分为敕命、敕谕。
 
  敕命,是皇帝封赠敕封外藩、覃恩封赠六品以下官员及世爵有袭次者使用的,是贵族爵位的凭证,是官员及其家属获得皇帝赐给虚职名号享受待遇的凭证。敕命的外观形制为华贵纯白色的提花锦缎卷轴,先后由专为宫廷服务的江宁织造局和杭州织造局纺织而成。
 
  敕谕,较之敕命的用途就多多了,授与的对象范围也大多了。首先,敕谕是皇帝任命官员的委任状,是官员履行行政权力的凭证。其次,敕谕是皇帝针对某时某地发生的重大事件,向特定地区或部门发布的重要政策和法令,或对有关臣民下达的重要命令、要求和训诫。再次,敕谕是大清皇帝用来谕告外藩及属国君王、甚至西洋各国国王的文书。敕谕的外观形制则为黄色纸质片(状)式。据光绪朝《钦定大清会典事例》记载:顺治元年(1644)规定,敕谕为黄色,分为三个档次,一等为金龙香笺,表里四层,用檀香屑夹造;正面绘泥金云龙,背面洒金。二等为画龙笺,表里三层,香墨绘画。三等是印边龙笺,表里二层,香墨刷印。起初,敕谕的整个制做由工部完成。到乾隆二十五年(1760)时,改为敕谕的纸料仍由工部办理,而由养心殿造办处描画敕书的龙边。
 
“坐名敕”和“传敕”官员的委任状
 
  清代皇帝任命官员时颁给敕书,这是敕书用途之一,是官员上任并行使职权的凭证。此项敕书根据官员的职级的高低可分为 “坐名敕”和“传敕”两种。敕书用染黄纸做成,卷轴形式。一般宽50—60厘米,长2米左右,周边绘以云龙纹盘绕,多满汉文字合璧。
 
  坐名敕授与外放的高级官员,如督抚、驻防将军、学政、漕运总督、各关监督、总督仓场侍郎、盐政、提督以及临时差遣的军事统帅如经略、大将军等。“坐名”就是明确签署真名实姓,因此坐名敕书上注明被任命官员的官职、姓名,陈列职权等,结尾书写年月日,骑年盖月钤加“敕命之宝”御玺。被任命的官员任满后要送缴内阁注销。
 
  坐名敕的书写格式固定,行文严谨,条理清晰,起首多为“皇帝敕谕某某”,直接写明颁受官员的职衔和姓名,故称“坐名敕”。辽宁省档案馆浑南新址《清代皇室档案展》中展示了一件乾隆三十四年九月十四日任命梁国治为湖北巡抚的“坐名敕”, 起首为“皇帝敕谕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梁国治”,首先明确了颁发敕书的对象。紧接着明确其职位、驻地和责任 “兹命尔巡抚湖北武昌等地方提督军务。驻扎武昌府。专理该管地方、举劾文职贤否、粮饷刑名一切民事。”然后明确、具体、细致地列出官员上任后的任务要求、管辖范围、权限节制等,便于被授任官员能够比照敕书规定的要求履行职权。再之后皇帝发出勉励和告诫之辞,表达了对被授任者很高的期待,又给出了很强的警示,“尔受兹委任,须持廉秉公、殚心竭力以副委任。如怠玩废弛、贪黩乖张贻误地方,责有所归,尔其慎之。”最后以“故谕”结束 。这是一份清代格式典型的“坐名敕”,用的是第三等“印边龙笺”,表里二层黄纸。“坐名敕”由内阁撰拟,一员一敕专用,离任后须缴销于内阁。
 
  “传敕”也称“流传敕书”,授与职级较低的文武官员,如布政使、按察使、道员、运司及副将、参、游等。该项敕书不写明被委任官员的姓名,只简明列举某官位的职责所在,官员任满之后不必缴销敕书,而是将敕书转交接任者,如此敕书会依次在本衙门内流传,故名。可谓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只认敕书不认人。“传敕”则多以“敕”字开头,以“故敕”作结。
 
“敕谕”圣旨规格低于诏书
 
  清代皇帝针对某时某地发生的重大事件,向特定地区或部门公布的重要政策法令,以及对有关臣民下达的重要命令、要求和训诫,使用敕谕。清初,军事方面的敕谕使用的较多,例如颁发海禁令时,对东西沿海各省军民人等宣布必须遵守的法令;平定三藩之乱时,向云南各级官员、土司、军民人等发出不得追随叛逆,支持朝廷进剿的命令;康熙平定蒙古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分裂叛乱活动,对青海、西藏诸藩部发的谕诰等等。康熙十二年七月,平西王吴三桂假意疏请撤藩,康熙乘机下诏撤藩。吴三桂偷鸡不成反蚀米,起兵叛清,引发“三藩之乱”。康熙皇帝出派顺承郡王勒尔锦为宁南靖寇大将军,率军征讨吴三桂等三藩。康熙连发几道敕谕,一是消除吴三桂爵位:斥责吴三桂罪行,申明朝廷平乱决心。二是安抚三藩属员:叛逆之事,与伊等并无干涉。虽有父子兄弟现在云南,亦概不株连治罪。自今以后,各宜安心守职,无怀疑虑。伊等原系朕之官民。三是警醒招抚吴三桂属部:倡叛罪止吴三桂一人,所属人员均系胁从,情可矜恕。今特颁敕谕再行招抚。尔等其各体朕宽大好生之心,翻然悔悟,争先来归,于各路大将军等军前投诚,皆赦其前罪,论功叙录,加恩安插,令之得所。尔等勿得仍怀疑畏、坐失事机。四是严明军纪:出兵是为平叛,不得骚扰民间,有违禁者,从重治罪。每道敕谕都要求相关的兵部、吏部及地方长官总督、巡抚刊示广行传谕。虽也是“刊示广行传谕”,但因是针对特定的人、事件或地区而发布的命令,相较全国的普发“遍行晓谕,咸使闻之”的诏书,范围规格就小多了。
 
  清帝每逢国家庆典之时欲给太皇太后、皇太后增加尊号、徽号,也使用敕谕命令礼部详查奏报典礼所需物品及礼仪程序。当常设或临时之馆例行开馆纂修《实录》与《圣训》、《玉牒》、《方略》等官修典籍时,清帝也要适时颁发敕谕下令开始修书。颁发各部院衙门“则例”的敕谕也很常见,规定吏、户、礼、兵、刑、工、理藩院等衙门各方面的重要政策和要求,等等。因此,敕谕皇命针对性很强,颁布范围较诏书要小的多。
 
清“天朝”行文西方用下行文“敕谕”
 
  清朝在鸦片战争以前,一直以泱泱“天朝”大国自居,与外藩属国甚至向西方各国国王行文,均使用君对臣的下行文书“敕”。
 
  清朝先后曾拥有朝鲜、越南、老挝、泰国等近20个属国。表面上看,清朝与属国间是宗主与藩属的关系,实则清朝对这些属国既无领土要求,又无经济利益上的索取,所谓的朝贡,往往还要回赠倒贴,薄来厚往。因此这种宗藩关系得以长期存在,客观上稳定了清朝及周围属国的秩序,也给了清统治者一个虚幻的“天朝”理念。既然是宗藩关系,那么清朝就要行使宗主国的权力,行文藩属国时,使用下行文“敕”,这就包括册封的“敕命”、晓谕的“敕谕”两种。
 
  藩属国国王及世子上位时需得到宗主国清朝皇帝的册封,颁给敕命和印信,如此才被视为正统的国主。乾隆朝末期,正值安南国(越南)南北分争之时,出身南方小封建主家庭的阮惠(阮光平)兄弟以反抗贪官污吏名义起兵,在歼灭南方旧阮朝廷后,又向北方进兵,推翻黎氏朝廷。阮惠在征战过程中先自立为王,后又称帝登基,并打败了应黎氏援助之约前往保护属国的清朝军队,但他顾忌清朝、暹罗这两大强邻的腹背夹击,主动向乾隆皇帝进表讲和归顺请求敕封。乾隆皇帝原谅了阮惠对清军的截杀,颁发敕谕,接受其归顺,并满足了阮惠欲为安南国主的请求。《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1027卷中记录:“敕谕安南阮光平知悉。……安南以黎维祁庸愦无能,天厌其德,国祚告终。尔现已悔罪投诚。……兹阅尔表内所称,造邦伊始,必须仰赖天朝宠荣锡之封号,方足以资驾驭。自属实情。用是特降恩纶,封尔为安南国王。俾资镇抚。……其应行发给印信、敕书,现交各衙门撰文铸篆,俟尔侄阮光显到京,交与赍回。……尔其益当小心敬畏,恪守藩封,永承恩眷。特谕。”这道敕谕完全符合清代皇帝诏令文书“敕”之一“敕谕”的文式。文中也提及到了“敕”的另外一种“敕书(敕命)”。
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梁国治巡抚湖北的“坐名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