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辽宁
风物辽宁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大观园 >风物辽宁
清代圣旨二三事之——上谕
作者(摘自):张虹 肖婷婷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08-26
  诏令文书是指中国古代皇帝或以皇帝名义所颁发各类皇命公文的总称,是帝王权力的展示和象征。历代情况不同,赋予诏令文书的名称、用途和程式屡有变化,不尽相同。
 
  清代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君主专制前所未有,皇帝的诏令文书最为完备。清初,偏隅辽东山区各方面较中原均落后的北方少数民族满洲贵族集团入主北京,采取全盘沿袭接收明代政治体制,包括皇帝的诏令文书,但继续沿用明代原有的制、诏、诰、敕四种形式外,为了进一步加强皇帝统治和适应国情需要,又增加了谕、旨文书形式。这些制、诏、诰、敕、谕、旨均是民间俗称的圣旨。
 
上谕是清代独有的圣旨
 
  上谕是清代皇帝所发谕、旨的统称,是清代独有的诏令文书。凡皇帝主动颁发的为“谕”,回覆大臣奏请而颁发的为“旨”。回覆大臣奏请的旨,因问题涉及面较宽,需要颁发有关衙门遵办的,也称为“谕”。无论是旨抑或是谕,因是皇上下达的命令,一律称为上谕。上谕为折叠式,白纸墨书,每幅高26厘米,宽11.5厘米。
 
  根据秘密或紧急程度及下发渠道的不同,上谕又可分为由皇帝亲笔所写或授意的朱谕,由内阁公开拟发的明发上谕,由军机处封发专递的寄信上谕,或称廷寄、字寄。
 
最为尊崇的上谕是皇帝亲笔朱谕
 
  朱谕,朱笔书写的上谕。可分为三种,一是皇帝亲自执笔起草的,内容多是机密要务。如密派某人刺探情报,查奸除恶,指授方略等,通常为直接密谕某臣,查办某事。该种朱谕皇帝信笔直书,不受任何格式的约束,是上谕里最为尊崇的一种形式,大都由军机处密封寄发。
 
  第二种是由内阁大学士起草,经皇帝审改后再由人用朱砂红笔誊写于黄纸折子上,然后传唤受谕部院衙署官员亲领执行。内容有关于官员惩处、调补,告诫臣工,教化百姓等等。该种朱谕有严格的程式,其书写格式:“某年某月某日,内阁奉上谕”或 “某年某月某日,奉旨”开始,接叙上谕的内容。最后以“钦此”结束。
 
  第三种是“朱批”,即皇帝于大臣进呈题奏本折上的朱笔批示。紫禁城皇宫内原设有“红本处”,乾隆后改称“批本处”,职掌题奏本折及皇帝批示的收发。每日大臣进呈的题奏本折,由内阁大学土阅览,然后根据题奏事项拟具初步处理意见,分别用满、汉两种文字书于另纸夹于题奏本折内,称为“票签”、“票拟”。 题奏本折及其票签由内阁满票签处中书送交批本处,然后由批本处送交内奏事处进呈皇帝,皇帝阅览定夺审改后,经内奏事处送回批本处。皇帝审改的满文票签由批本处、汉文票签由典籍厅的翰林或中书用红笔抄于题奏折本面上,称“批红”,表示皇帝已经校阅、裁决。经过批红的本折,称为“红本”。第二日红本被送回满票签处,再由中书带回内阁。清中央文书机构之一的六科,每日各科派给事中一人到内阁将红本领出,然后抄发有关衙门承办,称为科抄。年终,六科统一将红本缴回,通知典籍厅收存内阁红本库。遇有“国丧”,如皇帝去世百日内、皇后去世27日内用蓝笔代替红笔批写,丧礼满期再用红笔。皇帝阅览题奏本折及核定内阁处理意见的票签时,或准照原签所拟,或于原签内朱笔改定,或命令重拟票签,因此,一个本折的票签可能会出现双签、三签甚至四签。
 
内阁公开拟发“明发上谕”
 
  内阁为明代始设,鉴于皇帝个人时间和精力所限,在宫内文渊阁设4名辅官帮助阅读题本、草拟政令及处理政务,相当于皇帝的秘书团队,充当皇帝理政的顾问。清随明制,内阁一直延设至清末,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废止了大臣上奏题本,内阁更成了“闲曹”,仅成为贮存档案之所。宣统三年(1911年)四月,责任内阁成立,内阁随之被废除。据《大清会典》记载,内阁职掌之一为“宣布纶音”,即撰拟下达皇帝的命令。
 
  明发上谕,是由内阁公开拟发的皇帝谕旨。主要用于处理国家一般性的日常政务,是处理具体事务的诏令文书。如办理巡幸、上陵、经筵、蠲赈、官员升迁、任免、调补,以及晓谕内外官员等事,比较公开,最为常用,通常全国普发,是以亦称普发上谕。一般由内阁的大学士直接草拟或根据皇帝的旨意撰拟,进呈皇帝御览批改后,由内阁中书眷抄,然后传唤相关受谕衙门的官员抄出执行。

八旗三品以上大臣子弟入闱考试的明发上谕
 
 
军机处撰发机密上谕“廷寄”
 
  军机处全称“办理军机事务处”,亦称“军机堂”、“总理处”。缘于雍正七年(1729年)用兵西北,战事奏报频繁,内阁位于太和门外,距离雍正帝理政的乾清宫较远,不便皇帝亲授机宜,皇帝命令在转传过程中极易被泄露机密,于是在隆宗门内靠北、乾清门外西侧设立了一临时机构即军机处,专门办理西北军务。十年三月,铸用“办理军机处印信”银印。乾隆即位后,军机处一度废止,改设“总理事务处”。乾隆二年(1737年)十一月,恢复军机处,并成为常设机构 。宣统三年四月,设责任内阁,撤销军机处。撰拟封发机密上谕“廷寄”是军机处主要职能之一。
 
  廷寄,紧要机密谕旨,也称寄信、字寄上谕。由军机大臣按照皇帝的旨意撰拟,然后进呈皇帝,这个过程称“述旨”。经皇帝阅审改定的廷寄,防止机密泄漏不便由内阁公开宣发,而由军机处密封,交于兵部捷报处直接速递承接者亲启。信封上写“办理军机处封寄某处某官开拆”或“传谕某处某官开拆”,根据事情的缓急,于信封上注明速递日行里数,三、四、五、六百里不等,信封口、包封口及年月日处都加盖“办理军机处印”。
 
  廷寄只许受命者本人拆阅,不许别人代拆。受命者领旨以后,须将接到廷寄的时间、承旨寄信者衔名、谕旨的内容以及如何办理的具体情况,向皇帝进呈奏折汇报,保证皇帝旨意的贯彻和落实。
 
  辽宁省档案馆于浑南新馆《清代皇室档案览》中展示了一份珍贵的廷寄,它是光绪三十一年军机处寄给盛京将军赵尔巽和候补侍郎廷杰的。内容是光绪皇帝派候补侍郎廷杰前往奉天(今辽沈一带)办理垦荒事务。该廷寄纸张无损、字迹清楚,而且廷寄的信封、包封、正文齐全,是目前发现的唯一完整的廷寄。信封口及正面、背面的骑缝处及包封均加盖了满汉合璧官印。

廷寄包封

廷寄信封

廷寄正文
 
有官无吏的军机处  官员升迁好去处
 
  军机处因战事所需临时设置,便于机密军务的及时处理,又便利了皇帝集权,后来成为常设机构,其职权也越来越扩大,军国大计莫不总揽,军机大臣会充当钦差前往各地检查处理政务。有清一代,军机处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直显得神秘莫测。军机处的作用简单的说相当于皇帝的私人机要秘书处,由皇帝直接领导。
 
  军机处未设内部机构,职官简练,不似传统衙署机构,有官有吏。官吏,是官员、胥吏的合称。官员有品级食俸禄主持大局,胥吏无品无俸听官差遣办理公文往来等具体事务。日常工作由俗称“大军机”的军机大臣主持,由“小军机”军机章京办理。大军机无定额,由皇帝直接指任满、汉大学士和各部尚书、侍郎及总督中能力干练者,实为皇帝的亲信。小军机初无定额,嘉庆四年(1799年)军机章京分满、汉各两班,每班8人,共32人,于内阁中书及各部院郎中内挑选干练缜密者。无论是大军机还是小军机,都是有品级的官员,是以军机处“有官而无吏”。
 
  军机大臣、军机章京都是兼差,凡承旨入值军机处的官员,仍占原衙门的实缺并照例升转。军机大臣基本由满蒙一、二、三品高官担任,军机章京一般为从三品至六品官员充当,可按例不参加京察,其奖叙升转由军机大臣酌情保奏,平时每届三年奏保,故章京的提升较快,时人视挑任军机章京为升官的捷径。
 
电报的应用衍生新形式谕旨——电旨
 
  电旨也称电谕、电寄,是指以电报形式下达的皇帝谕旨。电报的发明与应用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信息革命。1844年4月24日,美国人莫尔斯公开试验电码传递信息成功后,电报通信网络在西方各国从陆地伸向海洋迅速发展,军情商讯瞬息可通。与时俱进,晚清最后三十余年亦迅速建立起初具规模的电报网,而电报的广泛应用,对晚清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其中出现了新形式的公文文书。大臣上行皇帝的奏折以电报形式发往总理事务衙门代奏,然后封送军机处进呈,电奏之名应运而生。最早使用电奏的当是清朝驻外使臣,1880年曾纪泽赴俄改订条约期间,通过西人所设通于上海之电报线率先使用电奏。俟本国电报线路逐渐架设完成后电奏盛行,之后皇帝谕旨的下达形式也悄然发生变化,衍生出电旨。皇帝的谕旨根据机密程度分为由内阁公开拟发的明发上谕和由军机处封发的机密字寄、廷寄。明发上谕通过电报寄发,称为电旨、电寄或电谕。1898年8月27日,光绪下达上谕:嗣后明降谕旨,均由电报局电知各省。自此,明发上谕由电报局寄发,即电旨的使用成为定制。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采用古老的驿站传递公文,日行四百里,加急日行六百里,如一份文件由上海送至天津,海上轮船尚需五六日,陆路则必需十日,使用电报则可当日送达。如遇用兵之际,军情速达、迟延的利害关系判若径庭。电奏、电旨的使用,大大提高了行政效率。
 
李鸿章架设辽宁第一条电报网络
 
  电报在中国的发展,李鸿章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西方各国于本土建立电信通讯网的同时,在华也开始架线经营电报。鉴于电报传息神速,李鸿章从军事需要出发,于光绪五年,开始在大沽、北塘海口各炮台至天津间架设电报线120余里,并于第二年在天津设立电报总局。而后架设津沪线3千余里、苏浙闽粤线5650里。光绪九年六月,总理衙门授意李鸿章将电报线从天津展设到北京通州,而后又直接架设进北京城内,并引一条专线入总理衙门,用以专门收发电奏、电旨。
 
  1880年6月,旅顺口开港筑坞成为北洋水师又一基地,北洋水师拥有舰船20余艘,常停泊在旅顺口、大连湾两港,在大连的陆军驻军也逐渐增多,对于及时通讯、传递军情的需求非常迫切,便捷即时的电讯至关重要。李鸿章于1884年4月24日,奏请开始架设自天津北塘途经山海关、营口,北达奉天(今沈阳),南抵旅顺口的电报线,这是辽宁乃至东北的第一条电报线路。